古琴演奏手法特点

图片 1

金陵“琴痴”丁尔顺

神州乐器行当网 二〇一三.06.01

琴之于人,可调和,可抒志,可寄情。人之于琴,爱之,乐之,痴之,爱之,习琴之志已立。乐之,必日夜勤苦以求精进。痴之,大师之修名,不求而自得。

近代“琴痴”一称,闻有多个人,一则刘少椿先生,耽于琴,置家业于不顾,弃商从琴,爱琴之深,用心之痴,令人称道。一则梅曰强先生,刘少椿之得意门生,虽家境寒苦,而操弦不辍,四海为家之时仍不忘情于七弦,天道酬勤,先生以情贯琴,琴以雅音清韵和之,慰悲伤,销离忧。一则丁尔顺先生,自1985年,学琴于梅曰强先生,尽得先生之真传,曾拂弦彻夜,而不知东方既明。

梅先生自六十时期末开课授琴,桃李满天下,而独丁尔顺先生被誉为大梁“琴痴”,绝非不时。丁先生生于凉州长于豫州,习琴亦始于荆州。后梅先生迁居于襄阳,丁先生每一周必乘车的前面往,时常与梅先生抵足而眠。2004年,梅先生于卢布尔雅那亲书“勤于学,长于悟,为爱惜德艺双馨之人才”以示赞赏,同年十月,梅先生受邀于格拉斯哥瞻园独奏,仅命丁尔顺先生上台演出。

丁尔顺先生谈琴,主见先沿袭,后更新。初学,当以弹为主,小琴曲中予以指法演练,防止单调枯燥的纯指法抹煞了学琴兴趣,进而且弹且想,在指法熟谙,徽位音准的功底上,通晓曲中之意,以便对旋律更为熟识领会,达到寓情于琴的效应。最终则“七分弹,八分想”,琴是琴,是情,也非琴非情,能够减少世态万象,能够折射琴者所思所想,是众琴师所追求的琴人合一境界。

丁尔顺先生弹琴风格承梅先生之音正韵和,马宜昌古穆,吟揉特别得其气质。从师之时,尝有师兄弟团聚,研究琴艺,奏《酒狂》、《龙翔》等曲,乍闻疑为梅先生录音,然究其细枝末节,又充实变化,细腻之处,情绪表达更为细致跌宕。

二十五年来,丁尔顺先生从事过三种行业,惟琴,从未离身。且百折不挠不以传琴售琴为谋菜鸟段,然桃李已遍分布世界。现二〇一五年近花甲之年的丁尔顺先生在克利夫兰最红火之商业区,腾出私人住宅一层,供琴人弹琴练曲,无需付费学琴者近十余人。

梅曰强先生生前整治谱本相当的少,惟口传亲授,或有减字谱传抄,但与演奏谱差异甚大。梅曰强先生身故后,丁尔顺独自整理《平沙落雁》、《龙翔操》、《梅花三弄》、《九章》《樵歌》等十余首琴谱,为梅曰强先生古琴艺术的承受作出重大进献。

—-来自中国古曲网

   
清王坦所著《琴旨》说,古琴之所以产生了流派,首要缘由是因为地点差异产生的。同处一地或近乎的的琴家们互相交换影响,自然发生了派别。(王坦《四库全书.琴旨.支派辨异》“五方风气异宜,故俗尚不一。而操缦者之取音亦因之以互异,此派别流传。”)。《琴旨》一书中还关乎当时的古琴流派主要有“中州曰吴、曰浙、曰闽。吴又分为幽州、为虞山,皆各立门户,……”。提到了寿春派。

图片 1

古琴讲究轻重缓疾,右边手按令入弦,右边手弹弦欲断。梅庵王燕卿在《指法》中说,初学左按宜紧右弹宜重,久则用用不觉,出于自然。

   
可知当时或在此之前,钱塘与虞山并名列吴中两派。金陵派首要琴谱《五知斋琴谱》在《凡例》中也事关明州派,原来的文章是“古代人谱曲,虽有属有名的人所传。于中指法向背,多一点都不小心,当勾者剔,用抹者挑。使人难记易忘。故悉为改良,不致刚柔絮乱。但派有南北蜀下之分。今以琴川为主,白下,古派,中州,西蜀,顺德,八闽等派。”由此,基本得以剖断的是,广陵派是南陈关键古琴主要门户。二个流派之所以存在和后续,最根本的有其独一无二的演奏特点。《琴旨》把益州派弹奏特点做了总结。“益州派之参序有节,抑扬有纪,可谓得古韵之遗。第取促节繁声,犹未免六代滛哇之失。”(清王坦的《四库全书.琴旨.支派辨异》)

首先次听《流水》,是在一家酒店。安静的饭店里,正播放着安静的古典音乐,被那幽静美观的响声吸引,凝神细听,不再说话,朋友亦微笑不语。
一曲既终,竟不知是何乐器,更不知是何曲目。朋友答:“那是古琴,管平湖先生版本的《流水》。《流水》有多样本子,最欣赏管版。别人常说本人是某位名星的听众,而本人是管先生的‘钢管’。”她笑,“回头也足以弹《流水》给您听。”
朋友是盛名媒体人,行事颇具守旧士人风骨,亦擅写旧体诗,痴迷古琴,习琴已数年。听他抚琴,一曲《流水》,其声时尔湍急,时尔淙淙,时尔潺潺,时尔叮咚,若急流、若波涛、若山泉、若小溪,看他的手指在琴弦上变幻不测,缓慢的散板,飞速的滚拂,为琴声?为水声?不觉已然陶醉。
从听琴始,慢慢爱上古琴。看到诗词文赋中写到古琴的词句也多了关注,想自个儿是否切合学琴呢?能或无法学会弹《流水》呢?问朋友可不得以跟她学琴,她答:“笔者虽弹琴,但教不了课,给您推荐一人老师,琴弹得好,教学得法,只是须要也严俊,要有沉思计划哟。”
从师学琴,前八个月是指法练习,右边手八法、散音、按音、泛音、绰注,老师说毫不急于学琴曲,也就依言练习指法。并不感觉特别干燥,指尖触弦就能够感受到琴音的风味,尽管不会弹,声音也看中。记得练习按音、绰注时相比折磨手指,老师说“手指疼就歇会儿”,所谓“歇会儿”,正是绰注和泛音交替演习。开指曲是《秋风辞》,终于能够弹琴曲了,心境异常欢愉。面带微笑弹着那首悲秋怀人的曲子,老师看本人一眼,却也没说怎么着。
初始学琴曲今后,很想清楚哪一天技术学《流水》。老师说:“极度有音乐天赋的,或然有琵琶基础的,至少也要一年,一般的话,怎么也要两四年吗。”又说:“还真有学过基础指法就伊始学《流水》的,不通晓这么做是想干什么。”慢慢学琴,又何需发急啊?认真演习正在学习的琴曲,循规蹈矩,享受进度的美好。提及“美好”,其实弹得却并不好。比方《酒狂》,就总也弹倒霉。二零一八年求学的琴曲,並且不常温习,就本领来讲,就如并不太难,但会弹跟弹好根本正是多少个概念,老师说:“时间难题,得靠本人渐渐去磨。”又说,“琴曲与人,也可以有相适,爱琴之人,终其毕生,能够弹懂一二十首琴曲,已是难得。”那么,到何种程度,技巧称之为“弹懂”呢?
学琴已周年,心静了非常多,亦不急于求成学《流水》了。既知会越过,早晚不根本。日有所进,自会慢慢附近《流水》,学琴之初,曾想如若能够学会《流水》就不再学了,未来测度,固然学到《流水》,应该也只是另贰个开首吧。轻抚琴弦,触动心弦,已知余生,愿与琴伴。

王燕卿又对轻重缓急衍展,轻而不浮,重而不浊,疾而不乱,缓而不断。分言之,左臂按弦贵灵活,上下得中,无过及。又手下指贵坚,实无虚浮,无机械。散音求宽宏,泛音求清越,实音求古洁。此就三种音言之,纯熟既久,自能指与弦合,弦与音合,音与意合。

   
关于滛哇一词,《六书故》中解释为:“皆切俚俗欧歌也故谓淫哇”《说文》曰谄声也。《律吕正义后编》有“许用雅乐,去倡优滛哇之声”说法;此说中还写道“不以滛哇乱雅乐”。建邺派虽有古韵之遗,但以笔者之见仍没能脱俗气,表未来就“促节繁声”。

王燕卿总计左右臂指法弹奏要点,从弹琴的指法演奏技法与音色要求,最终落得指与意合的境地。

   
由此可知,琴师演奏时唯有符合这一特征能力算得上顺德派。但是琴曲后继有人,派别界限早就不拾分显明。有顺德派琴人学浙派曲,有虞山琴人学梅庵曲。那就只能讲明州派代表曲目。《五知斋琴谱》列出了顺德派的意味曲目,当中最最代表性的当属《秋塞吟》。《五知斋琴谱》第五卷,《秋塞吟》“
征音,凡九段,郑城派。又名《骚首问天》。”

梅庵琴派于弹奏要点:其一,右边手弹奏声音富饶饱满,肉甲必用,多用大前锋弹奏;其二,左边手拇指二关节的施用;其三,掐撮三声独竖一帜;其四,连续的按、泛结合使用;五,运用类似书法回锋的演奏方法;六,“吟”的接纳,不觉技痒可分细吟,长吟,落指吟,飞吟,游吟等;七,轮指运用多,使琴曲更有血有肉活泼有朝气;八,猱的应用变化多,可前可后,幅度可大可小,能够有一点点子的律动,又足以随心所欲波动浮动,有小猱、大猱、荡猱等;九,参与多量的绰注,且随便习贯;十,忤硬的指法运用;十一,逗撞的行使;十二,罨掐起;十三,大分别与大撞;十四,分开吟;十五,伏;十六,玄的弹奏,即畜,将指略一退,以活其机,取其畜意,捣衣有此指法;十七,如一的弹奏,重叠声;十八,省的弹奏,便是少息,连上下两声,共得三击节,此只可意会,不可言传;十九,运用借调,如秋风改七月为黄钟,如八徽半做九徽,七徽四分改为八徽弹奏;二十,定弦格局,琴曲以五声音阶为主的正弄调解弦法,侧弄外调在《梅庵琴谱》中不使用。(此出自陈钦怡女史着《王燕卿古琴音乐艺术》一书)

   
《五知斋琴谱》中所列临安派曲目后被辑入《琴谱正律》,小编是王冷泉。清道光年间有一个人琴人叫王雩门,字冷泉。生于1807年,死于1877年。属清中早先时期人物。据记载说其人“德才兼备,博闻强记,善操古琴,传为益州派。”即,他师从彭城派。曾辑琴谱名叫《琴谱正律》,但是从未出版。收音和录音曲子重要有:《良宵引》、《鸥鹭忘机》、《塞上鸿》、《水仙操》(《秋塞吟》)、《静观吟》等明州派名曲。王雩门后来被推为诸城派创使人之一,不过仍更改不了他学自临安琴派的谜底。“王雩门琴宗金陵派。风格绮丽缠绵。所传十八曲辑为:《琴谱正律》(未出版)。临安派王雩门中独立琴家有王宾鲁。”(《梅庵琴谱》与诸城派)

钱塘琴派在演奏上的性状:其一,右边手下指喜用偏锋,四指八法皆带斜势,触弦肉多于甲,故音色朴实凝重;其二,右臂过徽弹奏,与散音泛音形成对照,发生刚柔相济的效用;其三,左边手强调吟猱武功,以细致温柔力克,最宜于演奏抒情曲操;其四,运用双撞,上弱下强,往来明显;其五,唱弦是广陵独特习琴格局,便于学琴又促进音乐回想;其六,节奏跌宕。(出自《古琴》,益州琴社百年回顾专辑)

   
别的,据詹澄秋先生《琅琊王心葵先生略传》一文中有“携冷泉王先生临安名操十三谱与之”(《今虞》琴刊当时写的是三十,后经茅毅论证应该为十三,见《梅庵琴谱>>的两项错误兼答王永昌君》——茅毅)进一步证实,王雩门先生属金陵派,其谱为凉州派琴谱。此谱后来传给了王露。

琴者,情也。一切景语皆情语,一切弦音皆情音。弹琴以抒情,抒情以寄寓。上午一曲终了,能够安睡。

    关于清末建邺派如故存在并发展的论证,还恐怕有一篇小说记录:

乙丑夏季煮酒狂狂生作于云溪斋

You can leave a response,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.

Leave a Reply

网站地图xml地图